书读读——在手、学识、世界,新技能 Get↗

我不鄙视情怀,我鄙视只有情怀

作者:松茸 ┆ 人读过

一个人只有能力而没有情怀,顶多显得无趣,而反过来,则会显得非常愚蠢。

能把风花雪月的感受以一种得体、迷人的方式向外输出,被世界感同身受,才是普通人和杰出者的界限。


 

高晓松最近有一篇文被朋友圈刷屏《我主要教育女儿心安理得的混日子》。内容是这样的:

他之前还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偶像说什么都是对的,

因为他拥有选择权。

他有权力选择冲破世俗挂碍向着理想而生,

也有权力选择陷入红尘,站在世故的塔尖享受高空的风景。

出世和入世,自己说了算。

这个维度的选择权,是可以世袭的。

所以他的女儿可以选择成为一个有趣而‘无用’的人,也注定一生不需要为房子车子年薪这些无趣的生活成本和成功标签付出任何妥协,可以毫无束缚专注灵魂,去追逐自己的诗和远方。

而大多数普通人拥有的选择权是什么?

是委身在北上广深逼仄的出租房,每天挤3小时地铁艰辛的向上游挣扎,

还是去大理开个不赚钱的客栈穷的要命还要在朋友圈假装云淡风轻?

违背本能的努力,几乎成为改写生命格局的唯一选项。

否则所谓选择权,也不过是从一种困苦,到另一种困苦。只是风格不同。

自由从来就不是一种心性,而是一种权力。

权力意味着金钱,地位,资本,权力永远只可能存在于金字塔的高处。

占有的资源越多,自由的边界越宽广。

身在沟渠仰望星空是情怀,但情怀解决不了沟渠的现实,只有击穿现实的能量才能够解决困境。

follow the heart不是口号,而是最接近人类终极梦想的行为模式,意味着你有足够的能量去对抗这个混蛋的世界,凌驾它的规则,甚至制定规则。

实现的成本极高,概率极低,只有少量的成功者和天才能够做到。

 

矮大紧发迹于马东 蔡康永罗胖共存的年代,他足够有趣,优秀,但不绝对稀有。

而在90年代,那个高晓松自己定义的“白衣飘飘”的年代,市面上所有好听的民谣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写的。

在音乐领域,他是不世出的天才。

如果说大陆有什么人对得起音乐教父这类影响力的标签,我觉得应该是高晓松。

不夸张的讲,他以一人的才情魄力,推动了整个大陆音乐产业的前行,那时大陆的唱片总销量有一半和他直接相关。

没有他就不会有朴树叶蓓小柯老狼,不会有麦田音乐,不会有那个短暂而灿烂的流行音乐盛世。

这么牛逼的人,做了那么多牛逼的事,是靠情怀吗?

青春的忧伤,脆弱,矫情,纯真,那些细碎的感受,在十几岁的年纪,大片大片,满地滚落的都是,论斤称。

对于个体记忆而言,也许珍贵,可是,你必须承认这些情怀本身,并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而能把风花雪月的感受以一种得体、迷人的方式向外输出,被世界感同身受,才是普通人和杰出者的界限。

你笑全世界陪你笑,你哭全世界陪你哭。

他写自己的青春,一代人把那当作自己的青春。

要达成这种意义上的情感共识,只能靠才华。

才华才是稀缺品。

背后是超出常人的天赋,是读过很多本书,是刻苦的写过几十万字。是在无数个不眠的夜里,弹坏过很多把吉他。

把这一切可清晰量化的成就,归源于‘情怀“这种价值标准模糊的概念,是不公平的。

怎么可以对别人的成功,这么轻描淡写啊。

 

情怀只是一个感性标签,是中性词。

没有高低贵贱,没有统一标尺,情怀是没有门槛的。

我的情怀是卖冰棒,你的情怀是世界和平。

徐波的情怀是妻妾成群,生无数个娃。

情怀很私人。

无论是否符合道德标尺和社会利益,每个人要实现情怀,都是要付出很多的。

罗永浩做锤子手机,T1 T2产品都很差,到T3才有改善。他的情怀撑不住梦想。手机界的梦想是需要技术和资本来兑现的。

情怀为他带来流量,但带不来现金流。

粉丝为情怀买单,包容烂的产品,心疼他的失败,然而从结果来看,情怀交互情怀并没有什么鬼用。完全无力阻止锤子一步一步滑入危在旦夕。

老罗到处找钱,我看过他那段时间的历程描述,作为罗粉,颇感沉重。一个血液里流淌着英雄主义基因的人物,一个那么骄傲可爱的人,在泥泞中辗转、委曲求全,其中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

最后救命的是10亿融资。是情怀界最不齿的资本。没有人性温度的,血腥的,赤裸的逐利的资本。

资方并不是为老罗的情怀打动,资本不懂这些,也不care这些。

愿意在牌桌边上坐下来,真金白银的下注,赌的是老罗的个人品牌价值。

这价值和他的情怀关联不大,靠得住的证据是他前面十年在主流世界获取的货真价实的成功,和显赫的声名。

只有已被世俗证明过的成就,才代表未来翻盘的可能性。

情怀没有错,错的是高估了感性的价值,而低估了冷酷的江湖。

老罗这样聪明绝顶,资源运作能力和执行力都超强的厉害角色,亦无法免于要踩这样的大坑。

我等资质平庸的普通人,又有什么资格腆着脸天天拿情怀说事儿啊。

没有硬实力支撑的情怀,吹弹可破,一文不值。

 

情怀的经典范例,是乔布斯,是埃隆马斯克。

他们太成功了,从而显得不那么温情。

对钱的追逐在一定量级的数字累积之后,已经和钱无关,而必然转化为满足个人精神需求的驱动力。

顶级的商人无一不是有情怀的。

他们要改变世界,改变时代,要让个人意志在地球上扩展。

只是他们很少讲述情怀不爱煽情,而是习惯把情怀渗透在产品里,以人类技艺的最高规格,精准呈现,在步步为营精确算计过的商业模式里被市场接纳、追捧、买单。

后者比前者难度高一万倍。

因为难以抵达,需要披荆斩棘苦心孤诣,要越过高山密云去实现。

所以才弥足珍贵,才高级。

情怀是很昂贵的,只是被屌丝们玩的很便宜。

对于真心诚意欺骗自己的人来说,说出来就等于做到了。毕竟动嘴和动心,既不用花钱,又能彰显自己精神高贵,宛如浊世白莲。

情怀不是无用,而是在弱者身上无用。

情怀不是人类标配,情怀绑架和道德绑架一样可耻。

一个人只有能力而没有情怀,顶多显得无趣,而反过来,则会显得非常愚蠢。

而我们都知道,愚蠢才是万恶之源。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联系编辑。
标签:情怀
评论列表

你也许会对这些内容感兴趣>>

a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