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读读——在手、学识、世界,新技能 Get↗

为什么我们憎恨幸存者刘鑫甚于真正的杀人狂魔?

作者:啊邦同学 ┆ 人读过

社会的道德体系和民众的群体信任感,远比你想象的脆弱。它们巩固成型、良好运转可能要数千年积淀,但整体退步很简单,只需要几件“反体系”的超级热点事件就够了。

比如多年前“彭宇案”,无论真相如何,都无法改变中国社会道德体系整体倒退几十年的现实,此案的历史定论,就是此案代表了“好心没好报”——彭宇案后,“扶老人”已经从中华传统美德,变成了一个常年口水话题,从“自然而然”去遵守,变成“众生皆怕”,就是“反道德体系”事件的毁灭之处。

而如今,可怜的江歌为了救自己的室友刘鑫而无辜惨死,刘鑫事后的一系列表现(拉黑死者母亲、辱骂威胁、耀武扬威),也将让这件案子成为大众心中,“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的典型——如果我好心救你,结果我死了,你活得潇洒不说,还让我家人成天以泪洗面,那我还救你干鸡毛啊?

 

我们到底痛恨刘鑫什么?

“江歌惨案”其实是个过程挺清晰的案子:

去年冬天,在日本留学的江歌,为了保护闺蜜刘鑫,反被刘鑫的前男友连捅数刀惨死,而她所保护的闺蜜刘鑫,没有开门救助,事后,死者江歌的母亲悲痛欲绝、求助无门,被救者刘鑫置身事外、耀武扬威。

可不正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吗?

痛骂刘鑫这样的人为“婊子”、“贱货”是容易的,网络泄愤如此随意而廉价,让我们一通宣泄完了以后,往往忘了我们真正恨什么。

我们恨刘鑫什么?不知你是否感觉到,刘鑫至今的所作所为,像极了我们每个人身边轻易都能找到的那些“精致利己主义者”?

她们可能活得潇洒自在,有着不错的学历和事业,和每个人都笑脸相迎,远远望之,挑不出一点毛病。但真正和她们接触的时候,你会发现,这种有点膈应—他们太精明了,精明得让人膈应。

比如前一天她还和你一起逛街吐槽办公室主任,第二天就能在领导面前让你当众背锅;比如早上分好任务信誓旦旦要一起完成,下午她就甩手不干了,最后接锅的是你,挨板子的还是你。

刘鑫这些人最大的特点,不一定是破坏规则谋取私利,而是“最爱的是自己”。这个特点,会出现在你和她有交集的各个方面,这类人,在你和她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可以一起其乐融融吃火锅,而如果你和她两个人必须死一个,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推下山崖。

相比于真正的杀人犯、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刘鑫的恶更深、更毒、更有破坏力——如果所有的恶,都像陈世峰那么直接,虽然恶劣却并不复杂,直接判刑、惩罚,走程序就可解决,过程清晰,善恶有报,正常人很容易分辨,也有个提防。

然而法律是不能制裁人性的,而用来制裁人性的道德,却可能反被刘鑫这样的“伪装的恶”一脚踹倒退十年——我之前说了,社会的道德体系其实很脆弱,经不起那么多“反道德”大事件的打击。

于是,从小受到教育,“要与人为善”,“乐于助人”的大部分人怕了。你会发现,太多可怕的事情和我们接受的教育不一样了,刘鑫这样的利己主义者活得非常好,那些善良的人反而成了炮灰,谁知道下一个炮灰,是不是你我他?谁给个体保证?

没有,我们都怕,于是就一起后退一步。

“有谁自告奋勇的?”

“我还有家人,对不起,没有。”

 

大部分人对刘鑫的愤怒,正是整个道德体系良好运转的基石。

有些话不中听,很多人不好讲,今天我来说:体系的运转,必须要有大量群众基础,否则只能叫个例。所以,“群情激奋”有时候是必要的,正说明了这个体系正在运转,并被大部分人遵从。

个人建立的律己内容,永远不能称之为体系。如果我明天说,我的道德体系里,需要我妈每天5点叫我起床并且煎好2个糖心荷包蛋,这不叫道德体系,这叫有病。

有人站出来呼吁停止对刘鑫的网络暴力,说她也是受害者,而不是施暴者云云,但你肉眼所见刘鑫这一年来的反应,没有感受到一点人性好词相关的东西,全是冷漠、自私、恶毒、逃避。

她总想置身事外,运用拖字诀,以为时间能搞定一切,等发现搞不定了,才以网络暴力受害者的身份站出来,企图让惨案变成“罗生门”。这是最容易迷惑中立观众,最精确,也是最下贱的的利己主义者手段。

理中客们喜欢在热点事件的时候,跳开大众视角作为少数派思考问题,就此可以得到“大众愚蠢”、“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我实现满足感——比如觉得施暴者也有值得同情的地方,“受害者一定有什么错误让施暴者加害于他”等等。

殊不知这是对社会道德体系没有本质理解的最最幼稚体现。

如果没有什么明显的事实证明你的“少数派视角”大大地高于大众,那你应警惕而不是窃喜。因为你掌握的不一定是真理。群众的愤怒有时候看起来确实挺容易被煽动的,但是它的整体性和自发性,正是维持着这个社会道德体系运转的必需条件。

你想摧毁这个体系没有问题,但你必须拿出一个更好的体系来替代它发挥作用才行。

否则你同情刘鑫的那些感情,最好用在帮助死者母亲身上。

 

集体签名判杀人犯死刑,是舆论绑架司法吗?

有人说,江歌母亲的筹集签名判杀人犯死刑,是典型的“舆论绑架司法”。是的,我认为这就是典型的舆论绑架司法。

但这样“明目张胆”、“广天化日”下的“绑架”,应该支持——这比打砸抢的医闹好数千倍。

因为司法的合法暴力性,恰恰要求司法有义务来避免舆论干扰司法——因为司法有枪,群众没有。

舆论没有义务来避免自己干扰司法,不应该,也不能够因为害怕干扰了司法,舆论就先主动自我反省,在司法没有动手前,舆论先挥刀自宫了——那不叫清醒,那叫逆来顺受。

而一位高水平的法官,他在工作时,不应该以一个自然人而存在,而是司法的代表。如果他仅仅因为看到了江歌母亲筹集的签名书,就超越了司法所允许的量刑范围作出判决,那他就绝不是一名称职的法官。

不管民众是少数还是多数,都无碍于司法应当作为一种“理性”的代表,应当时刻保持清醒,只有清醒和按程序,才是安全而值得信任的。

司法的对面,不管站着多少人,喝彩还是辱骂,都应该不影响这个体系的良好运转,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它成为保护每个个人,安全生活的最硬盾牌。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联系编辑。
评论列表
ad1